文章正文
是谁杀死了双十一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11-14 20:03:3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这是有史以来交易额增速最缓的一届双十一。

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21年双十一全网交易额同比增速仅为12.2%,这是12年来最低增速。从全网包裹数上能进一步感受到消费者“热情下降”,双十一当天全网包裹数仅为11.58亿个——只勉强高于2016年的成绩。(2016年双十一全网包裹数为10.7亿个)

大厂的账面成绩并不难看,但难掩“疲态”:天猫双十一总交易额为5403亿元,同比增长8%,在过去四年中该增速平均保持在26%以上;京东累计交易额为3491亿元,同比增长29%,而在2018和2019年京东该数据增速分别为26%、28%。

两个外因,成为一部分从业者的借口。

首先是10月底相关部门对电商平台双十一的短信营销行为做出了明确限制,以及在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生效。短信营销和基于个人信息的大数据手段,在过去几年被视为电商的“营销前锋”“科技尖兵”,不可否认这些改变重塑了电商生态,但绝非双十一遇冷的根本问题。

容易被忽视的是,这并非双十一13年历史上的唯一一次遇冷。

在2012年和2016年,双十一也曾两次遭遇危机:2012年夏天的一系列电商平台虚假促销事件,差点让这一年的双十一难以为继;而在2016年受限于逐渐高企的流量价格,一部分品牌和网店开始对传统“货架电商式”的双十一说“NO”,而这成为了直播带货诞生的源动力……

这就像双十一的一场“周期律”一般:大约每四年一次,这场中国电商世界的最大群舞便需要重排。而隐藏在这组周期律背后的关键词是平台在消费者与品牌间的博弈,以及围绕流量红利的利益再分配。

双十一的第三次危机

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大厂运营相关人士告诉虎嗅,疫情因素延迟了早应出现的“双十一危机”,或者说“电商危机”。

他直言,2021年的双十一寒冬,本质源自2018年多个平台政策的改变。在2018年,多个平台组团改变了促销补贴政策。在2018年之前,双十一以“打折+赠送+超低价”为主要卖点,但是2018年之后这种模式改为了“满额减免+预付模式”。

“这是一种明显讨好B端品牌方的策略,因为花钱在平台买流量的是这些大B。但显然,这种复杂的促销模式,会降低消费者体验感。”这位人士甚至指出2021年的“熬夜下单”模式,是这种策略的持续:任何有良心的产品经理都会明白,让C端用户熬夜,是会直接降低用户体验的,但对于B端客户而言平台提供了更长的用户时长。

在一些老派互联网大厂人眼中,这已经不是最初的双11了。
脚注栏目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 中原超硬磨料 
地址:河南省柘城县工业大道5号 豫ICP备15029589号